欢迎访问 食品内参!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

三问“酒鬼酒被举报含有甜蜜素”:复议能否揭开利益纠纷背后真相

时间:2019-12-31 18:29:02 作者: 点击量:0

  原经销商实名举报,企业公开反击,酒鬼酒甜蜜素事件已发酵一周。在此之前,当事双方就质量存疑的库存产品协商无果已僵持数年。12月26日,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纸投诉举报不予受理告知书送达举报者公司,意味着本轮争议的起源其公司库存约5万瓶2012年54度500ml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短时间内将继续笼罩迷雾之中。

  12月30日,甜蜜素风波的引爆者、酒鬼酒前经销商、来今雨轩公司法定代表人石磊向南都记者表示,正准备提交复议申请。

  南都记者梳理各方信息发现,当事双方公司曾是多年合作伙伴,近年来产生数重利益纠纷,如今各执一词。酒鬼酒公司与石磊公司公布的数据均显示,数万瓶问题批次老酒鬼酒已流向市场。

  库存酒为何一直未获官方检测?

  石磊表示,2016年,公司下一级经销商反映其所售老酒鬼酒被检出甜蜜素后,其与酒鬼酒公司多次协商无果。2017年,来今雨轩公司与酒鬼酒供销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立案。石磊一直主张法院或市场监管部门对其所存货物进行检测,至今无果。

  相关判决书显示,该案一审法院以不能证明样品即为涉案产品为由对石磊公司提供的两份2016年检测结果不予采信。二审法院表示石磊公司诉求为退货、酒鬼酒供销公司也同意退货,以无必要为由对鉴定申请不予准许。今年12月,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援引上述判决对其举报不予受理。

  12月21日与22日,酒鬼酒公司先后发布声明与澄清公告,称该公司从未向54500ml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石磊手中的是独家定制产品,出厂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

  12月24日至12月25日,湖南省市场监管局对长沙、株洲、湘潭市场上销售的湖南省酒鬼酒公司30批次产品进行了专项抽检,均未检出甜蜜素(定量限0.0001g/kg)。抽检样品目录显示,样品中并无2012年54度500ml老酒鬼酒,但有1批次2015年产的老酒鬼酒(白酒)。

  12月26日,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送达石磊公司的告知书显示,经审查,石磊一方的举报诉求已经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湘民终359号文书终审判决,该局决定不予受理。

  南都记者查询发现,上述文书为来今雨轩公司与酒鬼酒供销公司买卖合同纠纷的二审判决。落款为2019年4月的该案一审判决书显示,对于来今雨轩公司对涉案老酒鬼酒进行退货的要求,酒鬼酒供销公司予以支持的同时,表示同意退货并非对来今雨轩公司诉称产品质量问题的自认。

  一审法院认为,石磊公司提交的来自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和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的两份2016年的检测报告是原告单方委托作出的检测,不能证明样品即为涉案产品,该院不予采信。

  石磊公司提起上诉。今年10月,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这个过程中,来今雨轩公司也曾申请对库存老酒鬼酒进行鉴定,而法院表示,来今雨轩公司已就该部分产品提出退货,酒鬼酒供销公司也已同意退货,鉴定已无必要,故对其鉴定申请不予准许。

  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在此前的澄清公告中表示,来今雨轩公司一直未按照生效判决退货。石磊则称,酒鬼酒公司试图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我公司封存在库的老酒鬼酒,如果真这样,无人承担我的损失,而这批酒是否含甜蜜素的质量问题,也就此被掩盖。

  石磊表示,今年8月,其公司经长沙市公证处公证将库存老酒鬼酒中的样品送至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进行检测。他向南都记者提供的一份检验报告显示,样品中含有甜蜜素(环己基氨基磺酸钠),测定值为0.344mg/kg。

  而对于湘西州市场监管局对其投诉举报不予受理的决定,石磊向南都记者表示,将向湘西州人民政府申请复议。我举报的2012年54度500ml老酒鬼酒,到底有没有被添加甜蜜素,市场监管部门还是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当事双方公司此前有何关联?

  酒鬼酒公司于12月21日与22日对石磊的举报两次公开回应,称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举报者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意欲谋求不正当利益。

  南都记者查询双方公司相关裁判文书发现,石磊关联公司中,除了酒鬼酒的原经销商,还有酒鬼酒包装物的供应商。双方合作多年,近年因著作权转让合同纠纷和退货赔偿问题数次对簿公堂。

  一份著作权转让合同纠纷民事判决书显示,2007年6月21日,黄永玉将自己创作的不可不醉,不可太醉及酒字的书法作品相关知识产权转让给石磊控制的吉首市石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一周后,石磊公司与酒鬼酒公司签订《酒鬼酒新版包装设计知识产权使用权转让合同》,约定酒鬼酒公司享有的知识产权范围包括上述书法作品。此外,首单订货业务执行完毕后,酒鬼酒公司应当在订购新版酒鬼酒包装物时,在同等供货条件下保证石磊公司的优先权和知情权。

  在此之后,双方合作关系一直延续。2011年、2012年、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酒鬼酒公司均在石磊公司与石磊关联公司湖南金泉包装印务有限公司采购相关包装物。

  2016年8月,石磊公司向湘西州中院提出诉讼请求:解除上述《转让合同》及《转让合同补充协议》。石磊一方认为,酒鬼酒公司多次未能保障其知情权和优先权,并擅自将包装物定做业务交予其他供应商实施。法院一审驳回石磊公司的诉讼请求。

  也是在2016年,石磊称,下一级经销商反映2012年批次54度500ml老酒鬼酒被检出甜蜜素。上述来今雨轩公司与酒鬼酒供销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双方的主要分歧为这批老酒鬼酒的退货赔偿问题。

  今年10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对来今雨轩公司主张的预期利益损失,即剩余酒水瓶数乘批发最低销售价439元/瓶与成本价238.8元/瓶之间的差额,不予支持;维持一审判决,即酒鬼酒供销公司将货款以238.8元/瓶结算进行退还。

  甜蜜素事件对公众有何影响?

  目前,存在多重利益纠纷的当事双方仍各执一词,而贴上了封条的仓库中,约5万瓶老酒鬼酒未得官方检测。这些质量存疑的产品有多少流向了消费者,这一事件对公众又有何影响?

  酒鬼酒发布的公告显示,2012年4月,来今雨轩公司先后购买了54500ml老酒鬼酒产品共计125624瓶。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酒鬼酒生产了 8 万瓶 54500ml 老酒鬼酒赠送给石磊。2015年9月,石磊以其库存的28670瓶该款老酒鬼酒作对酒鬼酒公司欠款的抵偿。

  2012年,酒鬼酒曾卷入塑化剂风波。2016年初,酒鬼酒公司提出对经销商存有疑虑的2013年前所有库存产品予以退换。石磊要求,酒鬼酒对其库存包括2012和2015年生产的共计125509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产品进行回购。

  南都记者统计发现,此时的库存12.5万瓶酒与石磊公司曾购买、受赠后退还的总数相差约5万瓶,其中2012年批次的应有数万瓶。石磊表示,质量存疑的产品流向市场的有约4万瓶,呼吁消费者对相关产品进行检测。

  此事件亦引发公众对食品安全的担忧。有关在白酒中添加甜蜜素的危害,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专家委员会成员、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科学技术部主任阮光锋向南都记者表示,在中国,甜蜜素被广泛用于果汁、冰淇淋、糕点、果脯蜜饯等食品中。作为一种甜味剂,甜蜜素的安全性较好,且因为甜度高,即使添加到白酒中用量也很低,一般不会有危害。

  按照我国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甜蜜素可以用于配制酒,但在白酒中使用属于超范围添加,系违规行为。

  有关现行白酒标准为何不允许添加甜蜜素,阮光锋向南都记者表示,制定标准时可能认为白酒没有使用甜蜜素的工艺必要性。白酒中若检出甜蜜素,可能是生产企业为降低成本并改善产品的口感而违规添加,也有可能是其他原辅料使用不当带入。

本网概况| 联系我们| 会员服务| 网站地图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食品内参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政讯通市场调查有限公司主办——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全国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食品内参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9-2019 spnc.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3670号-16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227号

联系电话:010-57028685 15313344577 监督电话:18511526897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砖塔胡同56号院